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创造有意思有意义的人生

[日期:2017-03-21] 来源:  通讯员: [字体: ]

陆晓娅:创造有意思有意义的人生

2016-02-21 陆晓娅 

转载自维哲Narrative

【原编者注】

      一个有趣叛逆的老太太,年轻时上山下乡,艰难回京。做中学教师、报社编辑、穿越塔克拉玛干、创办心理热线。年届不惑学习心理治疗,成为国内第一批注册心理督导师。55岁报社退休,又和搭档杜爽创办教育公益机构歌路营。60岁再次退休,在北师大开讲生死学课程。正是她10年前引我入行,以助人为业。

        近年,她教学之余,照顾高龄妈妈、服务养老院高龄老人;竟然还能远游世界、读书写作。你都不知道她还会搞出什么新花样儿!

        07年11月她的一次生涯主题分享(篇幅所限有删减)。

 

 

陆晓娅:创造有意思有意义的人生

 

........感谢叶先生的信任,让我与大家一起来分享生涯规划的话题。我今天带给大家的是一个个案研究,把我自己经历作为个案与大家分享。

 

一、我对人生的思考

........今天在这里的大部分朋友都很年轻,我不知道大家在20岁左右的时候会不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自己会对怎么度过一生或者做什么样的人产生一些思考,并随之有一些困惑。

........我自己对人生的思考也是在那个时候,20岁左右,那是我读大学前后。 经历了3年的上山下乡、去农村插队,我刚从农村回到北京上大学时,感觉经历了非常大的变化。记得在大学教学楼下经过的时候,我看到点亮了灯的教学楼感觉跟水晶宫一样漂亮。这是一种从农村回到城市,来到大学后产生的非常大的反差的感觉。

........我对自己的人生思考得出了“虚实结合”这四个字。实,就是脚踏实地做事情;虚,就是不为功名利禄所束缚。

........大概在创办了“青春热线”后,我觉得我应该整理自己,想想我的后半生应该怎么度过。

........现在,我对人生的看法基本是这几个字——“创造有意思有意义的人生”,这是我思考之后认为自己想过的人生。前些日子,我们培训过的一个志愿者的好朋友在十一长假的时候因车祸去世了,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转折。后来,他给我发了一封E-mail,信里有几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叫“不要怕”,就是要去闯、去试,看自己能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后半生就是不要悔。

........很多人在死之前很害怕,很不甘,另一些人却走得很平静很安详。心理学研究发现,谁在临终前会很平静、很安详呢,就是那些发挥了自己生命的潜力,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在临终前会很平静安详。怎么能够做到不要悔呢?我想到了创造有意义的人生。

 

二、我的个案

.......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从职业角色讲有几次转换。我们这代人前半生处于不自由、没有选择状态。我们的很多事情是需要被决定。然而,即便在那样的状态下,你可以不向命运屈服。

       我15岁的时候离开北京、离开学校,到陕北插队,可以说前途非常无望。那时,我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北京、回到学校,能不能读大学。就是在插队的时候,人生的分化却在悄悄的发生。那时在土炕上、煤油灯底下,读书的只有我一个人。一天劳作下来太累,而且冬天非常冷,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样的努力学习,我只是觉得不可以只有初中的文化,我要学习,我要读书。

       到了1972年,工农兵大学从农村招大学生。那时需要读大学需要查三代,我的条件很不好,因为我祖父是地主。但我们庆幸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招生老师,那位老师走了一百多里地到我所在的那个非常偏远的公社。然后他就问公社里哪些人爱学习,很庆幸我就是其中的一个。那位老师因此记下了我的名字。后来我去县城面试。面试时,其他老师看我年纪很小,想让我读外语,让我试读一段书,看看口齿是否伶俐。

       我面试完出门的时候碰上了那位到我所在的公社招生的老师。老师让我谈谈对红楼梦的看法,我那时已经看过红楼梦,并且读了很多红楼梦的评论。面试很顺利的通过了。在那个时候,我初中还未毕业的学历和不好的出生让我觉得完全无望读大学。但我很庆幸碰到了这位认真的老师,给了我这样一个小小的面试,让我能够有机会回到北京上学。

       在工农兵学院上学时,整体的氛围是大部分人都不认真读书,我想那时的我面临人生第二次的分化。当时我早晨5:30背着大书包下楼,中午不会回宿舍,而是去图书馆读书,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回到宿舍。我当时上的大学是北京师范学院,毕业后我很自然的到了中学做了老师。

       我做老师的第二年就成了东城区的优秀教师,并当上了东城区语文教研室最年轻的教研员。尽管学生也喜欢我,教书也不错,但那时我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那时我对中学教书最不满意的地方就封闭,没有机会和外界交流。我就很希望和这个广大的社会去打交道。但同时,我对自己也有两个要求,一是尽管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这辈子都会教书,但我一定要认真教书;二是我想在做老师阶段把做老师需要的才能锻炼出来,作为一种生命当中的财富。

       当时一些和我一样的年轻教师也不安心与教书工作,但他们花很多的时间做别的事情。很多礼拜天,我就在国子监的首都图使馆的教师阅览室学习。那时我怀着一种跳槽的心愿产生了考研究生的想法,但79年那一年考《中国文学批评史》的研究生未能考上。之后,我仔细想了想,我真的喜欢这个专业吗?于是就这样打消了再考研究生的想法。再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个机会:wenge结束后《中国青年报》复刊,并面向社会招聘。当时应聘需要参加考试,正因为别人都在玩的时候,我在阅览室里学习,在1000多人的考试中我考得第二名,并进入到《中国青年报》工作。

       进《中国青年报》的前几年我的感觉也不好,我觉得进对了大门,却进错了小门。那时我在文化生活部,一方面因为上司对我有很多的不信任和很多约束,而且那时我觉得中青报有很多才子才女,我感觉很自卑。但幸好我的职业让我有另一种表达方式,就是通过自己的文章。

       有一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和科学部主任李大同一起吃饭,后来聊起科学部刚成立需要人,我就问:"我可以去吗?"那时李大同对我唯一的印象就是看过我写过的一篇采访,这篇采访给他一个陆晓娅是个很有激情的人这样一个的印象。这个初步的印象让我进入科学部。

       科学部的李大同是个很棒的领导,在他近乎残酷的训练下,我成长得非常快。后来,李大同离开科学部,我成为了科学部主任。做上科学部主任后,我遇到了发展性危机(发展性危机,就是一个人在正常发展以及上升发展的过程中因为急剧的变化带来的心理不适),那时总是出现很多状况。

       做了科学部主任后,我需要跟总编辑、总编室沟通、需要跟全国的记者沟通、还需要跟比我年长、但我成为主任后感觉委屈的同事做工作、而且每天开编前会的时候还需要跟其他部门主任争头条。那时我没有做好准备、非常焦虑,最后几乎崩溃。后来中青报的领导非常体谅我,他们让李大同回来暂时兼任领导,让我度过了这段时期。当然,我后来学了心理学以后,我知道这是一个转折期,谁都会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

       我现在知道,做编辑的时候,处于一个安适区。当我走出安适区后成为主任后,进入压力区。面临很多问题,很多焦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有些人在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会和我当初的选择一样,退回去。现在一些大学生进了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也会有相同的问题,会选择退学,有的成绩非常好的学生甚至退了四次之多。这时,我们只有选择突破,冲过这个压力区才能感悟新的成长。于是,领导再次提拔我的时候,我说没有问题,因为这对我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我会去学如何管理一个团队,我也会学习怎么去纵向交往、怎么去横向交往,我会增长很多经验,会逐渐成熟。

 

三、走出安适区

       职场中,我们常常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就是一些人应该去突破、离开安适区的时候,他们不愿意离开。我上博士班的时候,老师说过一句话:"有的人不愿意改变,要么是困难太大,要么就是活得太舒服。"这样的人会成为慢慢老化的毛毛虫,他们到了一定的年龄会很难受,因为通常会因为不愿意改变而面临更大的问题。

       有心理学家认为,当一个人能够去打破平衡、去面临混乱,达到一个新的整合的时候,这样的人会更加健康。比如你已经进入了一个感觉很不错的阶段,能力也得到了发挥,但你需要知道,这个阶段只是相对的。

       我很钦佩我周围的一些朋友,他们的发展很不错,但是他们常常会选择离开,选择重新创业。特别是到了中年之后,人生的变化跟他内心的感觉相关,他可能会更听命于自己内心的需要而不是社会意识。

       所以我特别想和大家分享的是:人生走到一个阶段之后需要破茧。能够破茧的人也能散发出光彩,比如吴青,冰心的女儿,她是大学退休教授,也在做NGO。每次遇到她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她的那种童心、赤子态。我想等我老的时候也能成为她那样的人,而不是一个老毛毛虫。

 

四、人生两翼:创造与联接

      我这几年做心理辅导,观察、探索人生的问题,看别人是怎么活,所以我会想,什么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因此,我也特别想完成一本书《人生的两翼——创造和联接》。

       我把人生的一只翅膀叫做创造。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人生的过程中感觉到渺小,十几年前我参加了一次探险活动——穿越塔克拉玛干。那时在大沙漠里看星空,那时星星多得让天空像一张芝麻饼一样,我没有想到过能见到那么多的星星,而且一会儿就能见到一颗流星。那时你会感受到和亿万年的宇宙相比生命是多么的渺小。那时,我想生命既然这么渺小,那么怎么做才能体现出人生的意义呢?总得做出点事情体现出此生命和彼生命的不同吧!

       体现这个不同就需要创造。我能做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我的生命不就不同了吗?创造是不是很难呢?其实一点儿都不难,比如家庭主妇通过做不一样的饭来体现创造,比如我现在很喜欢做工作坊,workshop,因为我觉得那里边充满创意,我可以通过游戏、艺术性的方法来探索自己的生命。其实,包括企业、包括科学、艺术,包括我们创办美新路都是一种创造。创造就会让我看到此生命和彼生命的不一样。

       还有一条线,常常会被别人忽略。我把它叫做联接,就是生命与生命的联接。人的幸福,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与他人的联接。当人和他人产生联接的时候,你觉得因为你的存在能让别人的生命变得美好,你也能从中得到很多的滋养。

       在创造和联接这两个维度下存在着很多不同的人生状态。有的人这辈子没有什么成就,和别人没有什么联接,我把他们叫生物性的存在。他们创造力很低,和人的联接性很差;另一种人,创造力也不高,但他和人有着很好的联接,他能带给别人带来很多的快乐,很多的温暖。有一个电影《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大民作为一个下岗工人,能力不是很强,但他跟人有很强的联接,他活得其实很充实、快乐;还有一种人,他们有很高的成就,他有很高的创造力,但他不快乐。因为他们跟人的联接很少,他们很难体会到来自于人间的温暖,很少被滋养。他们极端甚至可能给人间带来很大的破坏,很多高科技犯罪的人就是这样。所以一个人没有联接的时候即使有再高的成就也会感觉到很空虚。

       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做到即能够有成就也能与人有很好的联接。我把它称作"有意义的存在"。我觉得创造能够给我带来快乐,做一些不同的东西会很有意思,同时我跟周围的人也有很好的联接。如果我有能量的时候,我会去帮助别人也接受他们的滋养。这样我会觉得我死的时候也会无憾了。

 

五、人生的质量

       我想人生的质量就是"长(寿命)*宽(丰富性)*高(有意义)"。

       过去,人们会觉得人活得越长会越好、也越有福气。现在变得不太一样,也增添了一些其他的内容。比如有的人活得很长,但生命非常单调,也没有创造什么东西;同时,也有的人创造性很高,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但生活相对比较单调。

       我个人比较追求生命的丰富感,比如我也会在工作中投入很多时间,而且在其中会感受到很快乐。前几天开夜车,忙高校心理社团的研讨会,后来杜爽(歌路营总干事)说了一句话让我很感动,她说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她觉得很幸福。

       我不希望变成纯粹的工作狂,我也知道有些工作狂背后是有原因的,比如有的是因为害怕家庭,有的老总放假不想回家,甚至双休日,长假也会产生没有意义的感觉。我觉得这样的生命就很单调。我还是希望我能欣赏美好的音乐,能欣赏大千世界,也能很投入的工作。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才是长宽高都有。当然,这可能会有一点点贪心,而且是不是能做到也会有很多顾虑,也会有很多挣扎。

       我还有一年就退休了,我的同学、朋友有的已经退休了。他们有的选择了出国旅游,我也很羡慕,很挣扎。关于以后生命安排我也需要慢慢的理清自己,想清楚是做自由职业者还是创办一个机构或者别的什么。所以我现在仍然在不断的转型。

 

       最后,我也想和大家分享我们为什么投身公益。一般别人听到自己做公益的时候都会说这是好事情,但其实背后也有我们个人的需求。

      这份工作和我们的人生经历,特别是那些创伤性经验都是有关联的,我们怎么去超越那些创伤性经验,有没有一些正向的东西?大家在从事这份工作的时候都需要去思考,去整理。我们需要先爱自己,让自己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是一个特别的生命。这时我们再去帮助别人就有不同的效果。

       上周,我去参加了一个工作坊。老师给我们一些彩色软陶,让我们通过抚摸令软陶变形。非常有趣,在我们抚摸之前,老师让我们先把手搓热,而搓热后就会非常容易让软陶变形。通过这个活动我非常感慨,如果我们的手是凉的,你怎么去给别人温暖呢?所以我们帮别人的时候,我们需要先让自己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有光彩,很有价值。

       我们生命中总要去追寻一种经历,有的时候我们觉得人连条鱼都不如,因为我在加拿大的时候,我看过加拿大三文鱼回流,每次它回流产卵的时候,我总会发现生命及其壮观,鱼卵产在沙子里会被其他动物吃掉很多。第二年春天的时候剩下的鱼卵会变成小鱼,小鱼会顺流而下,流到湖里,而在湖里又会被其他鱼类吃掉一些。一年后,长大的鱼会顺着大河奔入海洋,然后绕太平洋一周,每四年一个循环。

       如果三文鱼就在海洋中待着不回到湖里产卵,它就不会死,但它是受到内心的召唤集中在河口开始往前游,一旦游进河的时候就再也不吃任何东西拼命地往前游,然后游到目的地开始配对产卵,产好后就双双死亡。你会看到成千上万的红色死鱼漂在河上,而老鹰和黑熊就在边上等着。

       我看了后特别感动,一条小小的三文鱼也知道,生的使命不能放弃。那我们人生的使命呢?比如父母为我们献出了青春财富,把你养育成人。而我们未来变成父母后也是一样。我们孩子的成长就是你的使命,而我们其他的使命感,如何让自己活得更加幸福,如何帮助别人,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有意义。

 

       昨天我一位朋友说:人的命运有三种,一种是听天由命;一种是疲于奔命;一种是知命造命。他问我想做哪一种。我说我现在是疲于奔命,但我不想维持这样的生活,我想知命造命。他说那你就把看电视、聊天的时间贡献出来吧。

       有意义的人生没有任何的规定和范畴,它是一种心灵的感悟,是一种"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的生活态度,只要你觉得你的人生是精彩的,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让你无怨无悔的,也就是有意义的。

       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碰到这样那样的挫折与困惑,我也一样,年少的无知,青春的无奈,梦想的破灭,追求的迷茫,等等,将来也必定会经历更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情。人生的意义已不能简单地用成功或者失败来界定,其实成功与失败它本身的界线就比较模糊,何为成功?又何为失败?

       生命于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如何过好这有限的一生,就取决于你的人生态度了。智者有智者的活法,庸者有庸者的快乐,我们无需厚此而薄彼。粗茶淡饭是一种快乐,锦衣御食是一种快乐;喧嚣热闹是一种快乐,月下听琴是一种快乐;永远追求是一种快乐,知足平淡也是一种快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00704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